金秋華與網癮少年談心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??章??正/攝

金秋華與網癮少年談心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??章??正/攝
金秋華與網癮少年談心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??章??正/攝
孩子為什么會過度依賴網絡?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,今年夏天,金秋華來到江西省南昌市的一家專門學校蹲點調研,擔任該校的法制副校長,搬來折疊床,與孩子們吃住在一起。
金秋華是南昌市綜治辦一處副處長、主任科員。記者見到他時,他在和一名孩子談心,孩子被家長送到學校的原因正是“網絡成癮”。
學校的200多個孩子,有網癮的占大部分,他全部認識。這群孩子有什么特點?他的最大感受是極度麻木和極度敏感交織——對父母的勸告極度麻木,內心深處又是極度敏感。
孩子基本存在三類情況:大部分孩子的父母離異,另外一部分的孩子是隔代撫養,還有一小部分孩子家庭是“全”的,但父母教育出現了問題。
金秋華告訴記者:“這些孩子很聰明,如果放任自流,就會成為社會隱患;如果教育得當,就會拯救家庭,社會受益?!?/div>
麻將桌邊教育孩子豈能有效
“家長當著孩子面吵架,孩子覺得不幸福,享受不到家庭的安全感,只能通過沉迷網絡或者到外面尋求內心的平衡?!苯鵯锘鄄旆⑾?,孩子對家庭成員的關系極度敏感,一旦進入青春期,孩子的身心成長發生著巨大變化,家長卻關注不到他們。
他發現的極端案例是,一些家長在麻將桌上教育孩子——父母沉迷于打麻將,卻教育孩子要好好學習,甚至還言之鑿鑿“把自己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”。
“這樣教育能成功嗎?這是家庭教育的扭曲!”金秋華有些氣憤。
他還觀察到另一個怪現象,孩子教育遇到問題,很多家長第一反應——花錢解決。如果一家學校教育不管用,再換一家,把孩子推到新的學校。
“花錢買教育是一種普遍的心態?!苯鵯锘⑾?,很多家長不會好好琢磨家庭出現了什么問題,反而認為是學校教育的問題。事實上,是家長“生病”,讓孩子來“吃藥”,一些家長對孩子缺少基本的關愛,學校的教育當然開不出包治百病的“藥方”。
“生存與教育”折射社會問題
生存與教育,本來并不是一對矛盾,可是在現實生活中,不少家庭只好二選一。有的農村家庭,年輕的父母生下孩子之后,為了生計,外出打工賺錢謀生。無奈選擇的背后,付出的代價是留守兒童問題出現。
“父母只提供物質,不提供精神?!苯鵯锘⑾?,這些接受隔代教育的留守兒童,并不缺少物質。
留守兒童問題什么時候會暴露?當一些孩子到了上學年齡,外出務工的父母回到孩子身邊,遇到兩大問題:一方面,他們不知道如何扮演父母角色和照顧孩子;另一方面,他們發現自己成長為父母的速度,已經跟不上孩子的成長速度。
這些“見過世面”的父母有著強烈的讓孩子“向上流動”的愿望,迫切希望孩子通過讀書改變命運?!案改缸約旱娜松榷濟揮卸ㄎ緩?,卻試圖依靠孩子來實現自己的理想?!?/div>
“所有的壓力都由孩子來承擔,這樣公平嗎?”金秋華感到很痛心。
建立家長強制教育成長制度
金秋華談起自己的經歷,孩子曾經也過度依賴網絡,在孩子教育問題上,他痛苦了5年。痛定思痛,他說之所以來到這所學校,就是為了幫助更多的孩子,以彌補自己以前的教育之失。
“那段時間我還不懂孩子,總結自己教育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放棄孩子的自我成長。后來和孩子約定,我努力工作,她努力學習,我首先做到了再來教育她。這樣,我和孩子間才消除了矛盾?!苯鵯锘鈑刑寤?,家長自己不成長,把一切壓力都交給孩子,不出問題才怪。
不少家長把孩子送到學校進行“矯治”,自己卻拒絕成長,但實際上家長成長比孩子成長更重要,他得出結論??殺氖?,有的“網癮”孩子在學校表現很好,回到家庭,環境沒有發生變化,父母依然吵架,孩子為了逃避,還是被“逼”回到“網癮”狀態。
金秋華認為,如果改變所謂的“網癮少年”,應該建立一種制度,讓孩子接受教育的同時,家長也必須接受教育,學著做一名合格家長,把沉迷于網絡的孩子,從原來的家庭環境中置換出來,讓孩子不至于走老路。
“不妨建立起家長強制接受教育的制度?!苯鵯锘?,讓父母與“網癮”孩子一起成長,這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。
一味指責網絡游戲,沒有意義
在接受采訪的過程中,他很少談論網絡的負面作用。問及如何看待網絡游戲,金秋華表示,網絡游戲的特點就是把人性琢磨得很透徹,不斷給玩家提供新的刺激,一些成年人都愛玩游戲,何況心智并不成熟的青少年?
“不能把青少年完全隔絕于網絡之外,歸根結底要做好家庭教育和營造良好的社會環境?!苯鵯锘毖?,青少年是互聯網的原住民,不可能完全斷絕兩者的聯系。他提議在國家制度層面,讓游戲企業建立起類似防沉迷系統,使之運營更加規范,織密青少年?;さ耐?。
一味對網絡游戲指責,沒有意義。不少孩子玩網絡游戲,就是對現實生活的逃避,在他看來,如果不解決家庭問題,僅靠堵的方法,絕對行不通。
如何疏導?就要處理好家庭“小環境”與社會“大環境”之間的關系,比如孩子父母關系不和的背后,是社會離婚率增高的問題;父母唯分數論的背后,是對社會向上流動的焦慮;父母習慣花錢買教育的背后,是消費文化盛行……可以得出結論,這是成年人出現了問題。
他認為,從長遠來看,一定要重視社會“大環境”對家庭“小環境”的影響,重新建構社會新的價值觀,使之對家庭和青少年產生更多的正面作用,金秋華坦言,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。